首页 | 书法简史 | 书法欣赏 | 书法理论 | 篆刻欣赏 | 书法入门 | 书法教材 | 书法百科 | 书法字典 | 书法贴吧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进入贴吧   帖子搜索   按作者搜索   
 书法空间贴吧首页 > 书法名家 > 近现代 > 近现代书法吧 > 浏览帖子 吧主:jiaoshujiang 
  共有跟帖0篇,   首页 1 尾页
1. 徐悲鸿与刘海粟的世纪恩怨
   荣宏君著《世纪恩怨——徐悲鸿与刘海粟》
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同心出版社2009年6月   277页  36元
    在中国现当代美术史上,徐悲鸿(1895—1953)与刘海粟(1896—1994)两人之间的恩怨情恨,就堪称是最著名“历史谜案”。本来两个艺术大师之间的私人恩怨,并不会对现当代美术史的研究产生重大的影响。一般的历史研究者,往往对历史人物之间的私人恩怨、艺术分歧或绯闻情事等都会一瞥而过,不会去做过多的留意和发掘。因为,历史包罗万象,其中任何一个细微枝节就有可能虚耗研究者的一生光阴。
    但是,徐悲鸿与刘海粟两人之间的个人恩怨却会对中国现当代美术史研究发生根本性的方向偏差。我们在此不就徐、刘两人的艺术成就来作评判和排次,因为这也不是笔者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在此想简略地介绍一下徐、刘两人“交恶”的若干关键问题或相关事件的始末。此中涉及的人物和事件极多,但如果选择其中几个主要问题就应该基本可以厘清历史真相了:徐悲鸿究竟是不是刘海粟的“学生”?徐悲鸿为什么会与刘海粟“交恶”?刘海粟是不是“汉奸”?
   1912年11月23日,刘海粟、乌始光等人在上海乍浦路8号租一座西式楼房里创办了“上海图画美术院”(1921年更名为“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时刘海粟年仅十七岁,出任副校长,乌氏因年长而推为校长。刘在1910年左右曾在周湘(1871—1833)的“布景画传习所”学画两个多月,当时在此学画的还有陈抱一、乌始光、汪亚尘、丁悚、张眉荪等人,但是刘海粟后来被开除出门,开除原因据说是因为“品行问题”。刘海粟回到常州老家,创办“图画专修馆”,后因不满家中包办婚姻,于1912年再次来到上海,并创办私立“上海图画美术院”,此绝非纯为艺术教育事业,其中不无“商机”和与周湘进行竞争的因素。并在1913年2月的上海《申报》上刊登招生广告,第一期共招收十二名正科学生。徐悲鸿是第二期招进的预科学生,而刘海粟其实并不教授预科学生。但徐悲鸿在此仅仅学习了二个月,发现学校教学情况与自己原来预想的大相庭径,颇有上当受骗之感,就“不辞而别”回宜兴老家去了。所以从实际的情况而言,刘海粟并没有真正教过徐悲鸿学习绘画。刘海粟有“校长”之名,而无老师之实。也就是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刘、徐两人并无师生关系。后来,刘海粟本人和与他有关系的美术刊物,都说徐悲鸿曾是“上海图画美术院”的毕业生或是刘海粟的学生。因徐悲鸿已去欧洲留学八年,回国后在上海、南京等地任教和举办画展,或许是并没有精力去理会、深究此事。但是,两人之间的“恩怨”和隔阂其实早已产生,只是没有引起爆发的一根“导火线”而已。
    1935年10月,刘海粟在上海举办“欧游作品展览会”。作家曾今可(1901—1971)在《新时代》月刊上发表了《刘海粟欧游作品展览会序》一文,其中有一句话说:“国内名画家徐悲鸿、林风眠·····都是他的学生。”这句话激怒了徐悲鸿,他在11月3日在《申报》上发表了《徐悲鸿启事》一文进行回击。徐在文章里就明说“上海图画美术院”是“一纯粹之野鸡学校也”,“鄙人于此野鸡学校固不认一切人为师也”。徐悲鸿在文章里还用了“流氓”、吹牛”、“营业欺诈”、“学术界蟊贼败类”等字眼直指刘海粟本人。刘海粟看后也大怒,立即予以反击,仅隔一天就在《申报》上也发表了《刘海粟启事》一文,竭力表白自己的艺术理想与艺术观念,否认曾氏的文章是出于他的授意。徐悲鸿在四天后再写文章进行反击,说话更不客气,其中有一段话对刘海粟的人品和绘画表示了不屑:“绘画之事,容有可为。先洗俗骨,除骄气,亲有道,用苦功,待汝十年,我不诬汝!”两人多年的恩怨已经公开化了。此次两人的“笔墨论战”却以刘海粟的偃旗息鼓而暂时告终。其实徐悲鸿在“论战”中,以及后来写的文章或给朋友的信件里直指了刘海粟的“软肋”,就是刘的“人品”问题,“亲有道”三字是有所深指的,并非无足轻重(周湘创办的“布景画传习所”后来倒闭可能与刘有关),所以徐悲鸿略占了上风。令徐悲鸿不能容忍的是,如果说自己曾经在“上海图画美术院”学习过也就算了,但刘海粟一定要宣称是自己的老师,并以此津津乐道,就似乎有点“无耻”了。从此之后,徐、刘两人在国内外的艺术场合里都开展了“明争暗战”,至死亦不相往来。
    1939年底,汪精卫在日军的支持下粉墨登场。汪伪内阁中的高官、也是刘海粟的好友褚民谊,力邀刘海粟担任汪伪政府的教育部长。由于当时蒋介石政府对投敌的汪伪官员实行了暗杀策略,所以刘海粟不敢答应。就远走南洋,在雅加达举办“中国现代名画家筹赈展览会”,后所得赈款十五万盾,叫当地的华侨总会管理,直接寄到了贵州红十字会转交给前线的抗日将士。当年郁达夫在新加坡知道之后,也力邀刘海粟到新加坡来举办筹赈画展。1940年12月21日,刘海粟达到新加坡。不到一月左右上海沦陷,海外华人闻之激发了高昂的抗日救国热情。郁达夫曾为刘海粟的筹赈义举写了许多文章和诗歌。后来随着太平洋战争爆发,新加坡也被日军占领,刘海粟也因此滞留在新加坡。但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刘海粟竟是乘日军飞机回到上海的。后来有关刘海粟的这段历史中,大都说刘是被日军押上飞机遣送回上海的,刘海粟后来也“口述回忆”时说:“当初日本军部派军用飞机送我回来,有许多人不理解,以为刘海粟一定是卖身投靠做了汉奸了。误会很多,我不管的,随他们去说。这种事情你不能解释的,越解释越不清楚。但是内心痛苦极了。”
    然而,当初流落在南洋的文化人士非常多,为什么日军单单会派军用飞机送刘海粟回上海?刘海粟回上海后知道了妻子已经与他人成家,就离婚再与印尼富商之女夏伊乔结婚。在刘、夏的婚礼上,许多汪伪政府高官和日军高级将领亲自到家祝贺。更令人不解的是,刘海粟于1943年11月在上海举办画展,组织者是汪伪政府的司法部长张一鹏,许多日本军官、商界要员和汪伪政府高官都前来参观画展。当时的《申报》在有报道中说:“刘海粟亲自招待,巡回观摩,风趣横生。”报纸还刊登了刘海粟与“盟邦”友人握手言欢的照片。后来,刘海粟对此曾经为之有过辩解,竭尽表白:“当初,他们许多人批评我办画展不应该请日本人到场,我的想法同他们不一样。你日本人再骄傲,地位再高,什么华东陆军总司令,大佐还是什么佐,你还是要来给我捧场,恭维我,出钱把我的画买回去供在你的大厅里。这不是耻辱,这是自信。”真的不敢想象,被日军残暴杀害的郁达夫先生如果在九泉之下,听了他生前好友的这番“豪言壮语”不知会有何感想!在周恩来主持的《新华日报》在1945年8月23日出版的报纸中,刊有《文化汉奸名录》,第一名文化汉奸是周作人,第六名文化汉奸就是刘海粟。另外还有陈彬龢、林微音、张资平、陶亢德、柳雨生、章克标和汪馥泉等人。
    1949年以后,刘海粟由于此段历史“污点”,被新中国政府逐渐“闲置”和“边缘化”,与徐悲鸿倍受尊崇的政治和艺术地位形成鲜明的对比。1953年徐悲鸿知道刘海粟将出任“华东艺专”校长,在5月和8月,就先后写了二封信给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周扬表示抗议和反对。在8月份的一封信中写道:“周扬部长:今日先生谈拟开座谈会,令刘海粟检讨,我回来思量,以为不必要。原因是:这可能成为像刘海粟在上海时自吹自捧的‘检讨会’,不解决问题,我以为应叫他坦白下列各点:(1)上海沦陷时间与日本人有那些勾结?参加过那些媚敌活动?担任过何种职务?[(2)、(3)略去]以上各点,须在一星期内交出材料与文化部。如果他能忠诚老实交代,我同意宽大处理。如果他隐瞒或辩护。足证问题严重,文化部应严加追究查办。我想先生当能同意。我当继续收集有关材料,在他坦白期间暂不发表。”如果不是徐悲鸿突然病逝的话,那刘海粟此生则几无在政治上有“咸鱼翻身”的可能。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刘海粟在上海沦陷、日本人当道之时,的确是做了许多有辱“气节”之事。在民族生死存亡、人民浴血抗战之际,与日本军人把酒言欢;与汪伪政府的高官们称兄道弟,足见其见风使舵、圆滑混世的人生态度。后来由于徐悲鸿的逝世,所以有关两人之间恩怨的“话语权”几乎全归刘海粟一人所有。他遂开始避重就轻,含糊其辞,或编造“历史”,无中生有。真的令人不禁想起了那句古诗:“若使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刘海粟在生前多次的“口述历史”和“回忆”中,还有许多有关人物和历史事件的“信口开河”或者随意虚构。比如他究竟是不是康有为的弟子?他究竟有没有营救过陈独秀?江青(蓝苹)有没有曾做过他的“摸特儿”?潘玉良究竟是不是刘海粟“上海美专”的学生?傅雷为什么会与刘海粟“交恶”和“绝交”?蔡元培和周恩来究竟有没有帮他调解与徐悲鸿之间的“恩怨”?等等。许多事件真相或在时间上,均无法自圆其说,甚至漏洞百出,匪夷所思。谎言之所以有人相信,是因为相信它就可能有利可图。更有些他的学生、崇拜者、作家和学者,出于各自不同的目的或利益,偏听偏信,并为之粉饰传扬,几成“信史”。十六世纪意大利人马基雅维里曾经有过一句名言:“所谓大师,是指他的知性和社交技巧,而并非是他道德的高尚。”如将此话移用于刘海粟的身上,则是非常的恰当合适。
    有学者曾经说过:“如果世界上只有两个人,一个历史学家,一个读者,读者自己不碰历史,只有通过历史学家才可以了解历史,那么历史可能成为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问题是这个世界上不止有一个历史学家,而是一群历史学家。如果你这么打扮了一个小姑娘,其他史学家就会说你骗人。所以你就打扮不了。”历史的真相永远只有一个,虽然有时真相会被人为地进行掩饰和窜改,但是任何人只要曾经在历史的长河里跋涉过,就必会留下难以泯灭的痕迹。任何对之掩饰、夸大或窜改的企图,虽能得逞于一时,但妄想以此改变历史的真相却是徒劳的,反而还会留下被后人嗤笑的话柄。
————————————————————————
延伸阅读:
石楠著《海粟大传》 上海远东出版社2007年1月
王震编《徐悲鸿年谱长编》 上海书画出版社2006年12月
简繁著《沧海》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2年8月
  作者:183.4.186.*    2011/10/19 0:08:23 回复此帖 
    
共有跟帖0篇,   首页 1 尾页
主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左对齐 居中 右对齐 超级连接 email连接 引用内容 插入图片 flash动画 Real Player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QuickTime视频文件 插入代码 背景音乐 插入表情
内容:
图片:
  匿名   登录 | 注册 验证:  
   
 
 
版权说明 | 站内搜索 | 繁简转换 | 书法年历 | 年号查询 | 书法字典
Copyright©  1999-2009书法空间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393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