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法简史 | 书法欣赏 | 书法理论 | 篆刻欣赏 | 书法入门 | 书法教材 | 书法百科 | 书法字典 | 书法贴吧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进入贴吧   帖子搜索   按作者搜索   
 书法空间贴吧首页 > 书法名家 > 五代宋辽金元 > 宋元诸家吧 > 浏览帖子 吧主:alex_wang 
  共有跟帖4篇,   首页 1 尾页
1. 吕书庆:宋代劄子及其书信形制考叙
  宋代劄子及其书信形制考叙
 


吕书庆


    内容提要:劄子为北宋出现的一种公文:用于上奏或长官进言议事;用于上司发指令或下行之公文。到南宋时,一些公牍劄子已与私信合而为一,或者纯演化为士大夫之间的往来私信。最早的书信劄子为绍兴年间赵鼎的《郡寄帖》。南宋书信劄子形制的最大特点是提行多,“俱全衔”;艺术特点是章法空灵,大多书写工谨拘局以表敬。《辞海》《辞源》《汉语大辞典》应当还“劄子”一个公正而又全面客观的解释,使人们不至于片面地理解劄子或者是遗忘南宋书信劄子。


    关键词:劄子书信特色


一  劄子的研究现状


    劄子的研究,至目前来看,一直无人问津;有关劄子的解释,多种词典有所陈述,但说法不一,有时矛盾,有时含糊笼统、语焉不详,不能帮助读者真正理解古人留下的许多劄子样式,尤其是南宋劄子。《辞海》云:“劄子为古代公牍文的一种,分为两类:一、用于发指示,或称‘堂帖’,宋代中书省或尚书省所发指令,凡不用正式诏命的称为劄子。诸路帅司向其部属发指令也用劄子。二、用于向皇帝或长官进言议事。如宋代王安石有上奏皇帝的《本朝百年无事劄子》,陆游有《上二府论事劄子》等。”[1]《辞源》云:“唐人奏事,非表非状者称牓子。宋人称劄子。凡百官上殿奏事或两制以上非时有所奏陈,皆用劄子。见宋欧阳修归田录二。后世惟用为上司行下之公文。参阅清俞樾田园杂纂三六小繁露咨劄子。”[2]《汉语大辞典》云:“同‘札’。一、旧时的一种公文。通称为‘劄子’。有奏事的,也有下行的。《正字通·竹部》:劄,笺劄,用以奏事,非表非状者谓之劄子。’二、无封的信。明杨慎《丹铅杂录·珊瑚钩诗话》:‘尺牍无封,指事而陈者,劄子也。’宋文天祥《与庐陵陈知县尧举书》:‘剽闻前茅在郊,谨具劄子候迎,临风驰往。’”[3]从以上表述来看,《辞海》与《辞源》基本相同:共同点都说是一种公文、两种形式,不同点是《辞海》似乎只局限于宋代,定义用语含糊;《辞源》亦提到宋代“凡百官上殿奏事或两制以上非时有所奏陈,皆用劄子”,但“后世惟用为上司行下之公文”一句中的“后世”用语含糊,难道是指宋以后?如果这样的话,不是和《辞海》的第一种解释“宋代中书省或尚书省所发指令,凡不用正式诏命的称为劄子”自相矛盾了吗?《汉语大辞典》解释为同“札”,不够准确,“劄”与一直沿用至今的“札”不完全一样,它更有特指劄体的意思;“旧时的一种公文”,“有奏事的,也有下行的”,与前两种辞典一致,只是表述全以“旧时’一语笼统冠之;与前两种不同的是,《汉语大辞典》指出了它又是一种书信形式,是一种“无封的信”。这一解释弥补了“劄子”除公文而外,最容易忽视的一种“指事而陈”的书信形式。至于完全演化为士大夫之间往来私信者,并无多言。


    由此可见,几种辞典的解释、摘录,只是只言片语、零敲碎打,并无系统完整的解释,因而劄子作为一种书信形式长期以来不得其解而无人问津、研究,连《辞海》《辞源》这样权威的工具书亦只字不提。面对南宋士大夫文人的诸多劄子,多数人迷惑不解,寻不到答案,致使这一探讨在史学界、文学界、书法界等一直是个空白。在收集、整理南宋名家书札的过程中,我强烈地意识到,应当对宋代劄子以及南宋流行的特殊书信形式加以探讨、研究;舍此,南宋“劄子”在人们的意识里还是一片黑暗。


二  北宋劄子的源流


    南宋书信劄子是由公文演变而来的一种书信形式。北宋·欧阳修《归田录·卷三》有关劄子作为一种公文的表述:“唐人奏事,非表非状者谓之牓子,亦谓之录子,今谓之劄子。凡郡臣百司上殿奏事两制以上,非时有所奏陈,皆用劄子。与两府自相往来亦然。”[4]又考宋·司马光《涑水纪闻·卷三》云:“(曹)彬克江南入见,诣閤门进牓子云:‘敕差往江南勾当公事回。’时人美其不伐。”[5]司马光《司马氏书仪》中有劄子的公文阐述[6]。可知牓子在唐代,宋初,是一种表奏或比较简单的指令性文书,宋代后改为劄子。宋·刘应李《新编事文类聚翰墨大全》云:“劄,唐以前无此体,此欧苏集中有奏劄,乃臣告君之辞,其余书翰往复亦不见有劄体。凡叠幅提头只曰尺牍手简,如近体用启必用劄,提头叠幅不胜其烦牍,后之用工翰墨者宜变化此体矣。”“劄子谓之叠幅,小简与启事各封题,外合为一封,谓之双封。小官之事,长官皆用此式。后士大夫以其文繁,启劄各用纸一幅,并吏楷小书为尊,唯于谢启用纸数幅连粘,亦吏楷,以字大为重。”[7]明·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云:“劄独行于宋,盛行于元,有叠幅提头画一之制,烦猥可鄙,然以吕祖谦之贤亦为之,则其习非一日矣。故笺者,今人不得用;而劄者,吾儒所鄙而不屑也。”[8]


    综上所考可知,劄子为北宋出现的官府文书,独行于宋,盛行于元,明亦有少用此者。它介于表、状之间,类唐代的劄子(录子),叠幅提头,不胜其烦,后士大夫鄙而不屑也。作为公文,它有两种形式:一、用于上奏或长官进言议事,如王安石上《本朝百年无事劄子》、陆游《上二府论事劄子》;二、用于上司发指示或下行之公文,如目前所见含封题的金紫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枢密使程元凤拜呈提举郎中的《翰况帖》劄子[9]等。


三  南宋劄子的书信演化


    北宋公文劄子至南宋又一度繁盛,陆游《老学庵笔记》云:“宣和间,虽风俗已尚谄谀,然犹趣简便,久之,乃有以骈俪笺启与手书俱行者。主于笺启,故谓手书为小简,然犹各为一缄。已而或厄于书吏,不能俱达,于是骈缄之,谓之双书。绍兴初,赵相元镇贵重,时方多效,人恐其不暇尽观双书,乃以爵里或更作一单纸,直叙所请而并上之,谓之品字封。后复止用双书,而小简多其幅至十幅。秦太师当国,有谄者尝执政矣,出为建康留守,每发一书,则书百幅,择十之一用之。于是不胜其烦,人情厌患,忽变而为劄子,众稍便之。俄而劄子自二幅增至十幅,每幅皆具街,其烦弥甚。而谢贺之类为双书自若。绍兴末,史魏公为参政,始命书吏镂版从邸吏告报,不受双书,后来者皆循为例,政府双书遂绝。然笺启不废,但用一二矮纸密行细书,与劄子同,博封之,至今犹然。”[10]劄子的繁盛,自然孕育着官牍向私牍的演化,正如奏牍本为臣民向君上陈事所用之表奏类文书,[11]状用于臣对帝王、牒用于有品以上人之公文,[12]后泛化为下对上、卑对尊甚至是平辈之间的普通往来书信一样,“到南宋时,士大夫之间往来私信亦可称劄子”[13]。

 

    需要说明的是,南宋公牍劄子好多与私信合而为一,具有双重性质,如程元凤的《翰况帖》(图一),虽属公文,但内容已和私信一样:

 

     元凤皇恐拜禀/ 提举郎中。元凤划承/ 翰况,把玩欣怿。/ 董督易楮遴选/明敏之才,佥议惟允/申谕引避,何耶?为/ 国宣劳,/ 勿辞甚幸,勿遽不暇详雅。总几/ 孚丙/ 右谨具拜/ 呈。/寅月□日金紫光禄大夫右丞相兼枢密使程元凤劄子。


    因此,有人把此劄子当做公文[14],有人当做往来私信[15]。


    劄子作为对长官、尊者的一种“指事而陈”的私人书信形式,据现有材料看,的确始于南宋绍兴年间,最早见于赵鼎的《郡寄帖》,即《劄子帖》(图二)[16],此劄子为赵鼎绍兴九年(1139)八月落节钺依旧特进知泉州后,致福建安抚大使(疑为张浚)乞辞依旧特进知泉州军州事之职的一封信。[17]

 

    全文如下:


    鼎以罪名至重,不敢复当郡寄。寻具/ 奏陈,未赐/ 俞允。区区之私,不免再陈悃愊,伏望/ 钧慈。曲垂/ 赞助,俾遂所请,实荷/终始之赐。鼎方在罪籍,不敢时以书至/ 行阙,并幸/ 怜察。右谨具/ 呈,伏候/钧旨。/ 八月□日,特进知泉州军州事赵鼎劄子。


    徐邦达《古书画过眼要录》也认为“宋代劄子形式,最早见此帖”[18]。这一书信形式,后来逐渐成了风靡于南宋的一种下向上、卑对尊(有时为自谦)或“指事而陈”或一般交往的书信形式。据现存南宋劄子来看,赵鼎《郡寄帖》之后的高宗绍兴年间劄子还不多,大凡有张纲约书于绍兴二十七年的《乞授封号帖》[19],此帖为致资政殿学士札,是一封典型的“指事而陈”的劄子,刘岑约书于绍兴二十八年的《门下帖》[20],此帖为致留守宝文侍郎札礼,已纯为别后叙话私谊的书信等。孝宗初,劄子已广泛运用,如张栻约书于隆兴元年(1163)的《秋晚帖》[21],即致制置尚书契文札,王十朋约书于隆兴二年的《室铭帖》[22]等。淳熙以后劄子更多,如新知静江军府事的詹仪之书于淳熙十年(1183)七月的呈“大丞相”王淮劄子,即为詹氏向丞
相推荐其舍弟傚之,令其持此纸将来到都下进谒王淮的一封私人书信。一般交往书札又如张劄淳熙五年(1178)十二月一日在江陵知府、荆湖北路安抚使任上致提刑台簿尊兄的劄子《佳雪帖》,则为老友异地互问互尊之劄子[23],全文如下:


    栻敬以深冬佳雪应时,伏惟/ 提刑台簿尊兄,趣装多余,/ 神所相右,/ 台候起居万福。栻正尔相望之远,敢几/ 若时,尊生/进德任道,以对/ 休嘉。右谨具呈/ 提刑台簿尊兄分坐。/ 十二月一日承事郎充秘阁修撰权发遣江陵府张栻劄子。


四  南宋书信劄子的形制特点


    南宋书信劄子的形制除了遵循一般尺牍的平阙要求外,信尾一般必具全称,这是由公文演化的特点所决定的。为了便于理解,兹将南宋书信劄子的形制特点,主要归纳为以下几种情况:


    一、前后均不署受信人官职称呼,最后一行落款低行署日期(有时无)、自己的官职姓名及“劄子”或“劄”字样,这是当时的劄子最多用的一种形式。如王十朋的《室铭帖》(图三)[24]、赵鼎的《郡寄帖》、朱在的《先君帖》[25]、陆游的《盛热帖》[26]、龙大渊的《岁华帖》[27(] 图四)等。


    二、前后均署受信人官职称呼,最后一行低行写日期(有时无)、官职姓名及“劄子”字样。如张栻的《佳雪帖》[28]即如此。


    三、前款第一行下写时令气候,第二行提行署受信人官职、称呼,以表尊敬,落款前一行省略受信人官职、称呼,只署“呈”字,最后一行落款低行署日期(有时无)、自己的官职、姓名及“劄子”字样。如朱熹的《春雨帖》[29]等。


    四、前面不署受信人官职,“呈”后提行署受信人官职,最后一行落款低行署日期(有时无)、自己的官职、姓名及“劄子”字样。如詹仪之的《不避帖》[30]、朱熹的《赐书帖》[31](图五)等。


    五、前后有或无受信人官职、称呼,最后一行署日期、自称、姓名及“劄子”字样,或只署名字及“劄子”。这种不具自己官衔的写法往往是罢官或罢官家居时所写。如张孝祥的《临存帖》[32(] 图六)、史浩的《诲药帖》[33]。《诲药帖》无受信人和写信人官职称呼,末尾不具官衔,只有“浩劄子”字样,徐邦达考此帖应是史浩“在淳熙前被论与祠”“罢官家居时所写”。


    劄子作为一种书信形式,流行于南宋,北宋时还无此书信形式。史浩所书《诲药帖》,“在王世贞总跋中误定为北宋邹浩书,但北宋时还未流行‘劄子’,王氏失考,不足信”[34(] 徐邦达《古书画过眼要录》)。综而言之,南宋士大夫私信往来之劄子是由公文演化而来的一种书信形式,因此,它的书写形式与公文相似,结尾署款要低行(表谦卑)署上写信人的官职姓名及“劄子”字样(罢官家居者不署),叫“具全衔”。这是书信劄子在格式上保留公文痕迹的一大特点,也是南宋私牍劄子的独特风格。


    除此之外,在理学兴盛的南宋,书信劄子尤其重视“平阙”与“抬头”等,因为劄子作为书信往来一般都是写给长官或尊者的,为了充分表示对收信人的尊敬,在行文中遇到代表对方身份的称谓或涉及对方情况的字样甚至属于自己的行为而以对方为对象的时候,都要另起一行,与前一行第一字相平;有时遇到上述情况时,不另起行,但要上空缺一至两格。在遇到“皇帝”、“太后”等称号时,则不仅要另起一行,而且要抬头高出其他行的第一字。书写自己的名字时要侧书小字以示卑微谦恭。这种“平阙式”和“抬头式”的书写程式,早在唐代《唐六典·卷四》[35]中即有明确规定,公文如此,私信亦要遵守。唐·郑余庆《书仪》[36]中便有“家私书疏,准式并平阙”的规定。时至宋代,尤其是南宋,公文亦如此;如淳熙二年,詹骙廷对大魁天下、金榜第一时,孝宗御赐七律诗一首,以图龙之辅弼厚望之,勒石重拓,詹骙《谢御点状元表》[37]即是。南宋作为书信往来的劄子,“平阙”和“抬头”更成时流:谦恭与礼仪的色彩更浓!如史浩的《圣恩帖》[38](图七)。即使是书写之体,南宋劄子也以楷体、楷行为主以表尊敬。

 

    南宋书信一般不用劄子形式的有以下几种情况:


    一、家人或亲眷内外问事一般不用劄子。如张即之的《上问帖》[39](图八),即为致尊堂太安人之信札,《从者来归帖》[40]即为致殿元学士尊亲契兄之信札,皆不用劄子。杨无咎的《均休帖》[41]、范成大的《雪后帖》[42]等皆为此类,故不用劄子。


    二、朋友之间、同辈之间可以不用劄子,其语言标志是结尾往往有“不宣”字样。如陆游的《野处帖》[43](图九),即为致仲躬侍郎老兄之信札,吴琚的《寿父帖》[44],即为致寿父判寺寺簿贤弟之信札。朱熹的《向往帖》[45],即为致教授学士契兄之信札。张浚的《彬父帖》[46],即为致彬父制置尚书契友札。这些书信皆没有用劄子样式。


    然而,朋辈之间的士人往往都是具官者,劄子是为官者之间流行的一种书信形式,为了表示谦恭与尊敬之礼仪,故朋辈之间亦常常用劄子的形式往来私信,如张孝祥的《临存帖》[47]为致应辰提干校书年契兄札,款署为“年兄张孝祥劄子”,张栻的《佳雪帖》为致提刑台簿尊兄札,款署“承事郎充秘阁修撰权发遣江陵府张栻劄子”。由此看来,朋辈之间用不用劄子可以视具体情况灵活运用。


五 南宋书信劄子的艺术特色


    南宋书信劄子由公文演化而来,语言讲究礼尊,言辞婉转简练,重文采,重实用,往往导致格式上提行多,留空多。乍看上去,疏疏密密,长长短短,谨工怡然,颇多宁静气氛与文人气息,极具正统“理”性约束下的随写意识与儒家文化支配下的道释情结,与当时的词、散文、绘画等注重正统与曲折、疏密与萧散、平和与情趣有相通之处。读张栻的《佳雪帖》行楷劄子,字法谨严、挺劲,一丝不苟,章法长短适宜,垒落空灵,一派谨严至极的“理”性澄净色彩;读朱熹的《所居深僻帖》,大片的空白与静静的长短萧散书写,极具道心禅意。即使是写给朋友、内容较多而留空较少的劄子,也是洒落中寓宁静,如沐春风。如朱熹的《春雨帖》行草劄子,如春风细雨,润物无声,几多温馨,几多宁静,浓浓的书卷气息扑面而来。好多南宋劄子,尤其是章法上的独特境界令人难忘:有时如“青烟一去抹远岸,白鸟飞来立乔木”;有时如“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有时像春藤垂帘;有时若秋雁排阵;有时如斜风细雨;有时似流水潺潺……似乎是该行则行,遇止则止,给人以闲静淡远的田园情趣,山野情趣。如张即之的《台慈帖》[48](图十)。


    宋·朱弁《曲洧旧闻》云:“唐以身言书判设科,故一时之士无不习书,犹有晋宋余风,今有唐人遗迹,虽非知名之人,亦往往有可观。本朝此科废,遂无用于世,非性自好之者不习,故工书者益少,亦势使然也。”[49]宋代士人书法因缺少唐科举对官吏铨选楷法要求的社会环境,不由自主地走上了“尚意”的旅途。这种氛围,成就了尚意书风的代表人物苏东坡、米芾、黄庭坚等少数阔步高瞻的书法大家;但是,因此而形成的“流行书风”也扼杀了一大批于此道本来可以更有作为者。苏、黄、米似乎成了宋代书坛的主宰,尤其是苏东坡,“其书风流行于北宋,笼罩于南宋,直至给南宋尺牍画上了一个较有田园生意而又萎缩浅淡的句号。”[50]南宋劄子更如此。南宋书信劄子是南宋雅文化和俗文化融合而又趋于时流的书写艺术,除一些精品外,大多数书信劄子更倾向于一种俗文化格局,深深烙上了抹不掉的公文痕迹,如称谓讲究“具全衔”,附于尾部,有时显得拥挤过长,与正文极不协调。又如“以吏楷小书为尊”[51]的官牍正体示敬的影响、“自行劄子,礼虽至矣,情则反疏”[52]的无情境阁体时风影响等,有时显得过于拘局、疏情。因此,它更具或工谨、平实,或随意、简单的实用性艺术特点;更由于战乱频仍,南宋人无暇苦练书艺,大部分士人只是模袭北宋四大家尤其是苏轼书风时流而滑向拘糜的事实,因此,南宋书信劄子不可避免有着少艺术感染力和内韵、意味缺乏的弱点。如叶梦鼎的《荣书帖》[53]劄子,留空极多,字体有苏之痕迹,然而粗俗、随意,了无回味之余地;赵鼎的《郡寄帖》,字体效法颜鲁公,又追疏朗淡静之气,“然甚拘局,非佳书”[54]。因此,南宋书信劄子是由公文演变而来的一种留空较多、疏密适意的实用性书信形式,它是南宋士大夫、文人之间流行的一种最重礼仪色彩、最重文化性实用价值而艺术感染力相对较弱甚至倾向于俗文化格局的书信形式。


    行文至此,劄子完整的概念应该非常明白而清晰了,《辞海》《辞源》《汉语大辞典》等工具书,都应该在“劄子”辞条上对其内涵和外延给予更准确的解释,并且重重补上南宋书信劄子及其形制特征这一笔!只有这样,才能使人们不至于片面地理解劄子或是遗忘南宋书信劄子,才能还“劄子”一个公正而又全面客观的解释。另外,古代书札深深地烙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印迹,弄清劄子的书写特征,对当代人了解古代书札的一般书写特征,提升当代书札书法创作的传统文化品格,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如果于此二者有补,本文则无憾矣。


2006年10月8日写于北京烟霞庐       

 

    参考文献:


    [1]见《辞海》第1248 页,1974 年版,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
    [2]见《辞源》第1284 页,1998 年7 月版,商务印书馆出版。
    [3]见《汉语大字典》第1 卷356 页,1986 年10 月版,湖北辞书出版杜、四川辞书出版社出版。
    [4]宋·欧阳修《归田录·卷三》。
    [5]宋·司马光《涑水纪闻·卷三》。
    [6]宋·司马光《司马氏书仪》。
    [7]宋·刘应李《新编事文类聚翰墨大全》,《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第169 本,18、35页,1995 年出版,齐鲁出版社出版。
    [8]明·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第129 页,1982 年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9]台北《故宫历代法书全集》第13 卷,1996 年版,台北故宫博物院出版。
    [10]宋·陆游《老学庵笔记》,1979 年版,中华书局出版。
    [11] 《太平御览》卷606“简子自为二牍,亲自表之”,汉武帝时……至公车上书,“凡用三千奏牍”。
    [12] 《旧唐书·职官志》:“凡下之所以达上,其制亦有六,曰表、状、笺、启、辞、牒。表上于天子。其近臣亦为状。笺、启上皇太子,然于其长亦为之。非公文所施,有品己上公文,皆曰牒。”
    [13][15]刘恒编《历代尺牍书法》第7页,1992 年版,知识出版社出版。
    [14]彭励志博士论文。
    [16][17]台北《故宫历代法书全集》第13 卷,1996 年版,台北故宫博物院出版。
    [18]徐邦达《古书画过眼要录》第422 页,1987 年6 月版,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
    [19]台北《故宫历代法书全集》第13 卷,1996 年版,台北故宫博物院出版。
    [20]《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2001 年7 月版,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
    [21]遂安詹氏旧藏。
    [22]吕书庆《王十鹏室铭帖丛考》,2001 年《中国书法》杂志第四期。
    [24]台北《故宫历代法书全集》第13 卷,1996 年版,台北故宫博物院出版。
    [23][25][28][29][30][37]遂安詹氏旧藏。
    [26][43]故宫博物院藏《中国书法全集·赵构、陆游、朱熹、范成大、张即之》卷,2000年5月版,荣宝斋出版社出版。
    [27][31][38][39][40][53]台北《故宫历代书法全集》第13 卷,1996 年版,台北故宫博物院出版。
    [32][44][48]《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2001 年7 月版,上海科学技术出版
社等出版。
    [33]上海博物馆藏。
    [34]徐邦达《古书画过眼要录》第452 页,1987 年6 月版,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
    [35]《唐六典·卷四》。

    [36]唐·郑余庆《书仪》。
    [41][45][46]台北《故宫历代书法全集》第12 卷,1996 年版,台北故宫博物院出版。
    [42]台北《故宫历代书法全集》第11 卷,1996年版,台北故宫博物院出版。
    [47]故宫博物院藏,《中国书法鉴赏大辞典》,第766 页,1989 年10 月版,大地出版社出版。
    [49]宋·朱弁《曲洧旧闻》卷9。
    [50]吕书庆《南宋尺牍时尚风情面面观》获奖论文,《全国第六届书学讨论会论文集》,2004 年4 月版,河南美术出版社出版。
    [51]宋·刘应李《新编事文类聚翰墨大全》,《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第169 本,35页,1995年版,齐鲁出版社出版。
    [52]宋·周辉《清波杂志》,刘永祥《清波杂志校注》第479 页:“绍兴初,士大夫犹有以手状通名,止用小竹纸亲书,往还多以书简,暮亲笔,小官于上位亦然。自行劄子,礼虽至矣,情则反疏。”1999 年版,中华书局出版。
    [54]林志钧《帖考》。


    [注释院[17][19][20][21][23]所举作品书写时间、对象、内容等为本人所考,亦可参见由吕书庆分卷主编、荣宝斋出版社即将出版的《中国书法全集·南宋名家卷》考释。

 

    [作者简介]

    吕书庆:1958 年生,山西省沁水县人,中国书协会员,《中国书法》杂志编辑、刊授导师,中国人民大学书法高研班特聘导师。

帖子相关图片:


帖子相关图片:


帖子相关图片:


帖子相关图片:


帖子相关图片:


http://www.jconline.cn/Contents/Channel_4827/2008/1208/163605/content_163605.htm

  作者:admin    2009/9/1 8:53:03 回复此帖 
2. sisceh@gmail.com
      相关附件:


奇码科技站长网为你汇总百度排名优化方法。有效的百度优化,百度seo,百度排名优化方法使你从百度获得更多流量。
  作者:192.168.191.*    2014/12/13 15:00:24 回复此帖 
3. qqzizoyak@gmail.com
      相关附件:


生意场就是一个强者的战场,如果你不能调动一切力量叱咤纵横。
  作者:192.168.191.*    2016/8/20 8:40:08 回复此帖 
4. icqmeztgld@gmail.com
      相关附件:


眼光独到,是商业成败的风水岭。
  作者:192.168.191.*    2016/9/9 11:24:22 回复此帖 
5. gnsqftdabcm@gmail.com
      相关附件:


没有好钱和坏钱之分
  作者:192.168.191.*    2016/9/15 11:08:59 回复此帖 
    
共有跟帖4篇,   首页 1 尾页
主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左对齐 居中 右对齐 超级连接 email连接 引用内容 插入图片 flash动画 Real Player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QuickTime视频文件 插入代码 背景音乐 插入表情
内容:
图片:
  匿名   登录 | 注册 验证:  
   
 
 
版权说明 | 站内搜索 | 繁简转换 | 书法年历 | 年号查询 | 书法字典
Copyright©  1999-2009书法空间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393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