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法简史 | 书法欣赏 | 书法理论 | 篆刻欣赏 | 书法入门 | 书法教材 | 书法百科 | 书法字典 | 书法贴吧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进入贴吧   帖子搜索   按作者搜索   
 书法空间贴吧首页 > 书法名家 > 明代 > 徐渭吧 > 浏览帖子 吧主:qingdaoren 
  共有跟帖0篇,   首页 1 尾页
1. 藤枝犹似昔年青
  作者:sunmg http://www.9z99.com/wenhua/index/show_content.asp?id=754391

吾年十岁植青藤,
吾今稀年花甲藤。
写图寿藤寿吾寿,
他年吾古不朽藤!
          ――明·徐渭:《题青藤道士七十小像》
    青藤书屋是明代绍兴才子徐渭的故居。原名榴花书屋,座落在绍兴城内前观巷大乘弄内。小巷很深,很窄,青砖黛瓦,素色粉墙,一对黑色的台门,更透出寂寞和苍凉。只有伸出墙头的几缕绿枝随风招展,仿佛迎迓疏稀的来客。
    在江、浙人的眼中,徐渭是一个名气极大的传奇式人物,茶馆中的评话,街头的“小热昏卖糖”,一说起徐文长的故事便似堤坝决口,滔滔不绝。而对他的评价,却又简练得只有二个字:一曰“奇”,二曰“怪”。奇就奇在他的旷世才华,怪则怪在他的桀骜狂傲。
    徐文长自少失怙,但聪颖早慧,10余岁仿杨雄《解嘲》作《释毁》而轰动绍兴城。20岁考取秀才。嘉靖年间,毅然投笔从戎,在闽浙总督胡宗宪幕中协赞戎机,。好兵法,出奇计,多有贡献。徐渭一生工书,善画,诗、文、戏曲都有极深造诣。尝自语:“吾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 识者许之。他的诗文风格清奇,不落窠臼,袁宏道称为“一扫近代芜秽之气”;他的戏曲论著《南词叙录》发聩振聋,剧作《四声猿》名传后世,深得汤显祖、马骥德等曲学家们的推崇。徐渭的写意花卉惊世骇俗,用笔狂放,笔墨淋漓,不拘形似,自成一家,创水墨写意画新风,与陈道複并称“青藤、白阳”。清初经学大家兼书画金石家评徐渭“小涂大抹,俱高古也”。“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不惜以五十金换他画的一枝石榴,并刻一印曰“青藤门下走狗”深表折服。近代画家齐白石也“恨不生三百年前”为“青藤磨墨理纸”,并仿效郑板桥作诗抒怀:“青藤雪个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欲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 
    徐文长的“怪”,既有“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恃才傲物,又有绍兴师爷式的刁钻促狭。徐渭平素愤世嫉俗,狂放不羁,“一尘不到”,自恃清高。当官的来求画,连一个字也难以得到。他在《螃蟹》诗中写出了对权贵的憎恨与蔑视:“稻熟江村蟹正肥,双螯如戟挺青泥,若教纸上翻身看,应见团团董卓脐。”对于那些盘剥百姓的为富不仁,徐渭也时时用诗画冷讽热嘲。民间传说,一个发迹了渔商建起豪宅,向徐文长求教堂名,徐文长大笔一挥,写就“阑衡堂”三字。胸无点墨的渔商沾沾自喜,旁人见了却捧腹大笑:“阑衡堂”原来就是东门鱼行,让附庸风雅的奸商好生没趣。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如同中国历史上许多奇才一样,徐文长一生坎坷。8次乡试均因不拘礼法而不第,入幕胡宗宪,又因胡宗宪被弹劾而深受刺激,一度精神失常。晚年居山阴城内前观巷青藤书屋,鬻书卖画,生活极度潦倒穷困,“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忍饥月下独徘徊”,最终在 “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的境遇中结束了孤凄的一生,时年73岁。族人葬于绍兴城西南7.5公里木栅的姜婆山,荒郊冷月,惹人吁嘘感叹。
    倒是他的故居却奇迹般地保留了下来。徐渭在青藤书屋居住长达二十余年,曾经写过一篇《酬字堂记》,谈到过这所房子的来历。原来,他曾为重建的镇海楼撰文,获“廪银二百二十两”而买下,一番苦心经营,才有“网鱼烧笋,佐以落果,醉而咏歌”的自得其乐。他一生中用过几十个别号,最常用的则是“天池”和“青藤”,“盖不忘始基耳”。后来由于境遇坎坷,清贫如洗而多次迁居,此后百余年间,书屋也屡易其主,所幸几代屋主人皆是书香人家,对徐渭依然礼敬如故,书屋才得以长期保留。个中原因也算是偶然中的必然,说是偶然,潦倒到了变卖房屋这步田地,择主已难从容,是拆是修的后事更管不了许多。说是必然,因为徐文长的才气声名,景仰者大有人在,爱屋及乌亦非痴人说梦。明末时,大画家陈洪绶就曾慕名来此居住两年。清朝乾嘉年间,里人陈永年购进此屋,“书屋为陈氏所有,而敬礼先生如故。凡酬字堂、樱桃馆、柿叶居诸胜,悉为补缀,顿还旧观”,列青藤书屋为八景,其中天池、漱藤阿、自在岩等三景系明代原状,其他的孕山楼、樱桃馆、柿叶居、酬字堂、浑如舟等五景均系别处建筑移此补缀。青藤书屋这个闻名遐迩的书画胜地,终于历劫不磨,长放异彩。
    书屋坐北朝南,是典型的明代建筑。书屋不大,连同庭园在内,面积不及两亩。一条卵石铺就的小路伸向前方,几枝疏竹,一树青藤,路的尽头便是那古朴雅致的青藤书屋了。一楹三间平屋,青石作柱,粉墙乌瓦。从门口望去,南面一排花格长窗拄在青石窗槛上。窗下有一小池,方不盈丈,水清见底。徐渭曾称“此池通泉,深不可测,水旱不涸,若有神异”,取名天池。徐渭在窗旁题联:“一池金玉如如化,满眼青黄色色具”,可见其钟爱之情,他的别号也多了一个“天池山人”之称。池中一根小石柱直抵窗台,石柱上刻着“砥柱中流”,岁月蹉磨,“流”字早又风化不见,但徐渭的清高和孤傲却了然依旧。池旁有一古梅,枝干苍虬,生机盎然。青砖砌成的花坛上,原有徐渭手植的青藤一棵,清康熙年间遭受雷击打成了两半,后来骈生旁枝,倒是枯木逢春,不幸又毁于“文革”。后人敬仰,乃以补栽,如今也长得碗口粗细,顽石之中终年葱绿,董旸所书之“漱藤阿”三字石碑仍嵌于藤下壁间。徐渭赞赏青藤的倔强孤傲,遂将书屋取名“青藤”,又以“青藤”自号。 
    书屋之东为一小园,“自在岩”紧靠书屋之东山墙。假山山腰垒土,植以花木,虽是方寸之地,却有天然神韵。园内种植翠竹百竿,微风吹起,竹影婆娑。中有盘曲小径,穿园而过。园内遍植芭蕉、石榴、兰花、萱草,花不名,草不异,却全是徐渭钟爱之物,清新芬芳织成温馨一片。
书屋正中高悬着陈洪绶所书的“青藤书屋”横匾,匾额下悬挂着徐渭画像。南首方格长窗上方,有徐渭亲笔所书“一尘不到”匾额,笔力苍劲奔放,写出清高志向。书屋东壁有《天池山人自题像赞》,镌刀不深,线条分明。上面自题“吾生而肥,弱冠而赢不胜衣,既立而复渐肥,乃至于若斯图之痴痴也”之辞。画像两侧的对联更寓深意:“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区区十四字,毕尽冷暖人间,坎坷人生。西壁镌有清代学者阮元所撰《陈氏重修青藤书屋记》刻石,记述书屋始末甚详,想必也是有所感而有所思。书屋旧物,唯有临窗的一张书桌,桌上的一管笔和一块砚,似伴才子终生。
    书屋后进已辟为徐渭文物陈列室,展出不少徐渭的著作和书画作品。多种版本的《徐文长文集》、《南词叙录》、《四声猿》,还有徐渭书法手卷《白燕诗》和《驴背吟诗图》、《墨菊图》、《黄甲图》等徐渭名画复制品。如果说《墨菊图》的题诗有点自艾自怨:“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黄甲图》上的题诗则高标韻逸:“兀然有物气豪粗,莫问年来珠有无。养就孤标人不识,时来黄甲独传胪”,那份傲气,那身傲骨,正是他颠沛一生的缩写。那份傲气,那身傲骨,更是后世对他的钦敬和赞叹。

  作者:218.13.33.*    2009/6/29 10:33:05 回复此帖 
    
共有跟帖0篇,   首页 1 尾页
主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左对齐 居中 右对齐 超级连接 email连接 引用内容 插入图片 flash动画 Real Player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QuickTime视频文件 插入代码 背景音乐 插入表情
内容:
图片:
  匿名   登录 | 注册 验证:  
   
 
 
版权说明 | 站内搜索 | 繁简转换 | 书法年历 | 年号查询 | 书法字典
Copyright©  1999-2009书法空间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393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