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法简史 | 书法欣赏 | 书法理论 | 篆刻欣赏 | 书法入门 | 书法教材 | 书法百科 | 书法字典 | 书法贴吧 |
登录 | 注册 | 帮助
进入贴吧   帖子搜索   按作者搜索   
 书法空间贴吧首页 > 书法名家 > 五代宋辽金元 > 苏轼吧 > 浏览帖子 吧主:sudongpo 
  共有跟帖0篇,   首页 1 尾页
1. 苏轼黄庭坚逸事小汇
  苏轼
(1)        东坡自黄移汝,过金陵,见舒王,适陈和叔作守,多所饮会。——《侯鲭录》
(2)        东坡自黄徙汝,过金陵。荆公野服乘驴,谒于舟次,东坡不冠而迎,揖曰:“轼今日敢以野服见大丞相。”荆公笑曰:“礼岂为我辈设哉?”东坡曰:“轼亦知相公门下用轼不着。”荆公无语。
(3)        东坡中制科,王荆公问吕申公,见苏轼制册否。申公称之。荆公曰:“全类战国文章,若安石为考官,必黜之。”——《邵氏闻见录》
(4)        介甫与子瞻初无隙,吕惠卿忌子瞻,辄间之。神宗欲以子瞻同修起居注,介甫难之,又意子瞻文士,不晓吏事,故用为开封府推官以困之。子瞻益论事无讳,拟廷试策万言书,论时政甚危,介甫滋不悦。子瞻外补官。中丞李定,介甫客也。定不服母丧,子瞻以为不孝,恶之。定以为恨,劾子瞻作诽谤讪,下御史狱,欲杀之,神宗终不忍,贬散官,黄州安置。移汝州,过金陵,见介甫甚欢。—— 《邵氏闻见录》
(5)        苏子瞻一字子平。文与可月岩斋诗云:子平一见初动心。又云:子平谓我同所好。注云:子平即子瞻。
(6)        子瞻晚年号老泉山人,以眉山先茔有老人泉故云。又于卷册间见东坡居士、老泉山人共一印,其所画竹或用老泉居士朱文印章。——〈石林燕语〉
(7)        苏子瞻泛爱天下士,无贤不肖欢如也。尝言:“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乞儿。”子由晦默少许可,尝戒子瞻择友。子瞻曰:“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此乃一病。”子由监筠州酒税,子瞻尝就见之,子由戒以口舌之祸。及饯之郊外,不交一谈,唯指口以示之。
(8)        东坡在黄日,每有燕集,醉墨淋漓,不惜与人,扇题带画,亦时有之。
(9)        黄鲁直戏东坡曰:“昔王右军书为换鹅书,近日韩宗儒性饕餮,每得公一帖,于殿帅姚麟家换羊肉数斤,可名公书为羊书矣。”公在翰苑,一日宗儒致简相寄,以图报书。来人督索甚急,公笑曰:“传语本官今日断屠。”——《侯鲭录》
(10)        罗寿可再游汴梁,书所见云:“相国寺有石刻:苏子瞻、子由、孙子发、秦少游同来观晋卿墨竹,申先生亦来。元佑三年八月五日,老申一百一岁。”
(11)        元佑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驸马都尉王晋卿致墨二十六丸,凡十余品。予杂研之作数十字,以观其色之深浅,若果佳,当擣合为一品。昔在黄州,邻近四五郡皆送酒。予合置一器,为‘雪堂义尊’。今又当为义墨。——〈东坡志林〉
(12)        神宗徽猷阁成,告庙祝文,东坡当笔。时黄鲁直、张文潜、晁无咎、陈无忌毕集。观坡落笔云:“惟我神考,如日在天。”忽外有白事者,坡放笔而出。诸人拟续下句,皆莫测其意。顷之坡入,再落笔云:“虽光辉无所不充,而躔次必有所舍。”诸人大服。——《诚斋诗话》
(13)        秦、黄、张、晁为苏门四学士,每来必命取密云龙供茶,家人以此记之。廖明略晚登东坡之门,公大奇之。一日,又命取密云龙,家人谓是四学士,窥之,则廖明略也。——《古今词话》
(14)        东坡尝谓:“某平生无快意事,惟作文章,意之所到,则笔力曲折,无不尽意。自谓世间乐事无逾此矣。”——《春渚纪闻》
(15)        东坡在颍时,适陈无忌、赵德麟辈亦守官于彼。而欧阳叔弼与季默又居闲,日相唱和。——《诗话总龟》
(16)        绍圣间,贬东坡。毁上清宫碑,令蔡京别撰。——《侯鲭录》
(17)        东坡自儋州归,至广州舟败,亡墨四箧,平生所宝皆尽,仅于诸子处得李墨一丸、潘谷墨两丸。自是至毘陵捐馆舍,所用皆此三墨也。——《老学庵笔记》
(18)        东坡适儋耳,道经南安,于一寺壁间作丛竹丑石甚奇。韩平原当国,剳下本军取之。守臣以纸糊壁,全堵脱而龛之以献。平原置之阅古堂。既败,籍其家,壁入秘书省。——《鹤林玉露》
(19)        东坡归至常州报恩寺,僧堂新成,以板为壁。坡暇日题写数遍。后党祸作,坡之遗墨,所在搜毁。寺僧以厚纸糊壁,涂之以漆,字赖以全。绍兴间,诏求苏黄墨迹。时僧已死,一老头陀知之,以告郡守,除去漆纸,字画宛然,临本以进。高宗大喜,老头陀得祠曹牒为僧。——《鹤林玉露》
(20)        沈括素与苏轼同在馆阁。轼论事与时异,补外。括察访两浙,陛辞,神宗语括曰:“苏轼通判杭州,卿其善遇之。”括至杭,与轼论旧,求手录近诗一通。归即签谶帖以进,云词皆讪怼。其后李定舒亶论轼诗置狱,实本于括云。元佑间,轼知杭州,括闲废在润,往来迎谒恭甚。轼益薄其人。——《苏诗总案》引王铚《元佑补录》 

黄山谷
(1)        富郑公初甚欲见黄山谷,及一见便不喜,语人曰:“将谓黄某如何,原来只是分宁一茶客。”——《宋錍类钞》
(2)        东坡尝与山谷论书,东坡曰:“鲁直近字虽清劲,而笔势有时太瘦,几如树梢挂蛇。”山谷曰:“公之字固不敢轻议,然终觉偏浅,亦甚似石压蛤蟆。”二公大笑。——《独醒杂志》
(3)        赵肯堂亲见鲁直晚年悬东坡像于堂,每早衣冠荐香,肃揖甚敬。或以同时声名上下为问,则离席惊避曰:“庭坚望东坡门弟子耳,安敢失其序哉?”今江西君子曰苏黄者,非鲁直本意。——《邵氏闻见后录》
(4)        秦少游之子湛,自古藤护葬被归。其婿范温候于零陵,同至长沙,适与山谷相遇。温,淳夫子也。淳夫没,山谷亦未吊,至是与二子执手大哭,遂以银二十为赙。湛曰:“公方远役,安能有力相及。且某归计亦粗解,愿复归之。”山谷曰:“尔父吾同门友也,相与之义,几犹骨肉。今死不得预殓,葬不得往送,负尔父多矣。是姑见吾不忘之意,非以贿也。”湛不敢辞。
(5)        先生自蜀出峡,留荆州,待乞郡之命,与府率马城甚欢,闽人陈举自台出漕,先生未尝与交也。承天寺僧乞塔记,文成,城领诸郡使者于塔下环观。先生书碑,碑尾但云作记者黄某,立碑者马某而已。举与李植、林虞相顾曰:“某等愿托名不朽可乎?”先生不答,举由此憾之。知先生与赵挺之有怨,挺之执政,遂以墨本上之,谓幸灾谤国。遂除名,编管宜州。——《名臣言行录》
(6)        携家南贬,泊零陵,独赴贬所。时曾纡先徙此郡,相与唱和,极欢洽。游浯溪,观中兴碑,先生赋诗书姓名于诗左,曾急止之曰:“公诗文一出,即日传播。某方为流人,岂可出郊?公又远徙,蔡元长当国,岂可不为防耶?”公从之。——《名臣言行录》
(7)        余谪宜州半载,官司谓不当居关城内,乃抱被入宿子城南。予所僦舍喧寂斋,虽上雨旁风,市声喧聩,人不堪其忧,余以为家本农桑,使不从进士,则田间庐舍如是。既设卧榻,焚香而坐,与西邻屠牛之机相直。用三文买鸡毛笔书此。——《跋李资深书卷》
(8)        山谷在宜州,服紫霞丹,自云得力。曾纡以书劝其勿服。山谷答曰:“公卷殂根在旁,乃不可服。如仆服之,殆是晴云之在山谷,安得霹雳火也。”——《道山清话》
(9)        太府丞余伯水之六世祖若著倅宜州,山谷谪居是邦,遣二子滋、浒从之游。一日携纸求书,问以所欲,曰:“先生今日无愧东都党锢诸贤,愿写范滂传。”遂默诵大书,仅有二三疑误。二子相顾愕服。山谷曰:“汉书非能尽记,如此等传,岂可不熟。”——岳珂《   史》
(10)        王荣老渡观江,七日风作,不得济。父老曰:“公箧必有宝物,此江神极灵,当献之。”
荣老顾无所有,惟黄尘尾,即以献之,风如故;又以端砚献之,风愈作;又以宣包虎帐献之,皆不验。夜卧念曰:“有黄鲁直草书扇头韦应物诗独怜幽草涧边生一首。即取视之,惝恍之际曰:“我犹不识,鬼宁识之乎?”持以献之。香火未收,天水相照,如两镜对展,南风徐来,一饷而济。予观江神必元佑迁客之鬼,不然何嗜之之深耶?——《冷斋夜话》

  作者:218.13.33.*    2006/8/22 23:59:59 回复此帖 
    
共有跟帖0篇,   首页 1 尾页
主题: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左对齐 居中 右对齐 超级连接 email连接 引用内容 插入图片 flash动画 Real Player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QuickTime视频文件 插入代码 背景音乐 插入表情
内容:
图片:
  匿名   登录 | 注册 验证:  
   
 
 
版权说明 | 站内搜索 | 繁简转换 | 书法年历 | 年号查询 | 书法字典
Copyright©  1999-2009书法空间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393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