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等...
 明代书坛 | 名家名作 | 相关文章

陈邦彦

(1658—1712)


  字会份,与南海陈子壮、东莞张家玉并称“明末岭南三忠”。世居龙山乡,父韶音移家县城大良,以教馆为业。邦彦自幼随父读书,资质聪敏。长成后,身材魁梧,赤面美髯,双眸炯炯。18岁进学,每试名列前茅,对《周易》、《毛诗》与经世致用的学问学有所长。虽屡试不第,而兼济大志未稍减,对于府、县政务,每能提出精当的见解,颇受当事官员器重。40岁前,在大良城北锦岩山下设帐授徒,世称“岩野先生”。远近慕名前来受业者,每年不下数百人,著名文学家屈大均就是邦彦的得意门生。

  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清军入关,明廷覆亡。邦彦忧心如焚,慷慨陈词:“此时不思报国者,非丈夫也!”随即结束讲学,撰写了一万七千多字的《中兴政要书》,提出三十二条救国方略,只身赶到南京进呈南明弘光帝。但未被采纳,南归继续关注时局。

  翌年五月,弘光政权倾覆。唐王朱聿键在福建继立,改元隆武,着意选贤与能,致力抗战。邦彦得大学士苏观生推荐,破格封监纪推官。不久,参加南明广东乡试,中第七名举人。下一年,擢升兵部职方司主事,协助苏观生监粤兵入江西防守。九月,清军压境,猛攻赣州,苏观生逡巡不进,邦彦一再请战,均不获批准。未几,赣州失守,福建汀州、上杭亦相继陷落,隆武帝死难,观生急于回广州拥立新主,下令全军撤防。邦彦极力反对,指出观生的做法是舍本逐末,当务之急应该凭借五岭和韩江天险抵挡北、东两面来敌,以保住广东,再行拥立不迟。同时建议观生火速率领主力进入惠(州)、潮(州),驰援尚在苦撑的泉(州)、漳(州)前线,自请留守南安,抵挡北路清军。但观生执意不听。邦彦无可奈何,只得一同南撤。

  回广州后,观生得知丁魁楚、瞿式耜已在广西拥桂王朱由榔为摄政王,大为不满。邦彦则认为大敌当前,应该摒弃前嫌,同心抗敌,并自请西上劝桂王即位,移跸广州,以便调集各方武装力量。邦彦出发后,适值隆武帝之弟朱聿礬由福建逃来,苏观生竟反悔前言,私下拥立聿礬,改元绍武。邦彦到梧州后,得知消息,觉得观生不仅庸懦,而且私心太重,出尔反尔,难成大事,于是与他分道扬镳,专意辅助丁魁楚、瞿式耜共图大业。十一月,朱由榔在肇庆即位,改元永历,封邦彦为兵科给事中,派往广州宣谕苏观生来归,并到各县募兵,此时观生已迳自发兵攻打永历军。十二月,正当朱家叔侄同室操戈之际,清将李成栋接连攻陷潮、惠,袭取广州,绍武、观生死难,永历君臣逃入广西。在兵荒马乱中,邦彦与他们失去联系。

  清顺治四年(1647年)正月,李成栋陷肇庆,夺梧州,深入广西腹地追击永历军。邦彦化名林居士,到高明县一带招募义军,并收编甘竹滩绿林豪强余龙部两千多人,派门生马应房与之合兵收复顺德。又联络东莞张家玉,南海陈子壮,顺德胡靖、梁斌,新会黄公辅、何世熊,恩平王兴,阳江莫廷兰,新兴梁信灼,东安(今云浮)何士璋共同举义,以牵制西进的清军。四月,李成栋接到广州方面告急,-放弃永历君臣,引兵回救。邦彦派马应房、余龙率领水军到黄连乡北拦江截击,激战多时,寡不敌众,马、余二人阵亡。成栋-向新安(今宝安)进攻张家玉,邦彦趁势会同高明麦而炫、欧怀昊一举攻下江门,声威大振。清巡抚佟养甲视邦彦为心腹大患,派兵劫去他安顿在龙山祖家的眷属,以此要胁邦彦归降。邦彦在来函纸尾凛然批复道:“妾辱之,子杀之,身为忠臣,义不顾妻子!”妾何氏及幼子和尹、虞尹终遭杀害。

  七月,邦彦与陈子壮合兵攻广州。事前,派出卫指挥杨可观、杨景烨会同花山义军三千人诈降作内应,约定子壮于初七日三更一同分头从城西南和城东发动攻势。不料子壮提前两天动手,攻占西郭炮台,并派人到城下张贴檄文,被清军捕获,逼供出机密,致使内应人员全部遇害。子壮正待退兵,邦彦率部如期赶到,通知他:“李成栋刚在新安打败张家玉,现正回师救城,预计今晚半夜路经鱼珠洲,我已布下伏兵用火攻,到时请合力夹击。请认明我军标志是青旗红穗。”但子壮再度失误,没有及时传令部属。三更时分,敌军果然浮江而来,邦彦挥兵纵火截击,烧毁敌船数十艘。李成栋猝不及防,仓皇败退,邦彦顺流猛追,平明时分,迫近子壮军营,士兵们不知就里,以为全是敌军,慌忙退却,阵线动摇,反被清军一举击溃。邦彦孤掌难鸣,只得火速退兵。一场筹划多时的壮举,就此毁于一旦。

  邦彦从广州战场撤出后,转攻三水县,斩清知县陈亿,继而进攻新会、香山,接连告捷。八月,南明卫指挥佥事白常灿攻克清远县,斩清副使于华玉、知县张兆斗。李成栋为夺回这个军事要地,亲自率兵反扑,常灿急邀邦彦合兵拒守,沿江设置栅栏严阵以待。李成栋兵船驶近,被阻难行,南明守将霍师连趁势纵火,击退成栋军。但不久风向倒吹,烧尽栅栏,成栋军得以长驱直入,进迫城下。邦彦与白常灿、诸生朱学熙分头指挥将士据城固守。清军猛攻十日,不能得手,最后,偷挖地道直达城下,用火药爆开城墙,蜂涌而入。在惨烈的巷战中,白常灿阵亡,邦彦次子馨尹死难,他本人也负了三处刀伤,退到朱家花园,见朱学熙已自缢殉节,悲愤之下,挥笔在墙上题诗一首:“无拳无勇,无饷无兵,联络山海,矢助中兴。天命不祐,祸患是婴,千秋而下,鉴此孤贞!”写毕,一头扎进水池中,决心一死报国,但随即被追兵拉起,他仰天大笑道:“我就是大明兵科陈邦彦!”

  邦彦被押到广州后,任凭巡抚佟养甲百般劝降,迄自凛然不屈,粒米滴水不进,只要来纸笔,写下生平自述和绝命诗三首。五天后,佟养甲见劝降无望,遂下令将他押到四牌楼(故址在今解放路)杀害。临刑前,邦彦面不改色,慷慨高歌:“天造兮多艰,臣也江之浒。书生漫谈兵,时哉不我与。我后兮何之?我躬兮独苦!崖山多忠魂,后先照千古。”歌罢,从容引颈受刃。时顺治四年(1647年)九月二十八日。翌年,永历帝下诏追封为兵部尚书,赐谥“忠愍”。

  邦彦是明末岭南著名诗人,与番禺黎遂球、南海邝露并称“岭南前三家”,作品意气豪迈,笔力老健。著有《雪声堂集》十卷。

陈邦彦《行书七言诗轴》纸本行书 113.7×35.3cm 上海博物馆藏

释 文: 西子湖头卖酒家,春风摇荡酒旗斜。行人沽酒唱歌去,踏醉满街山杏花。

款署:陈邦彦
【资料来源】《中国法书全集》16-清-1(文物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