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等...
 两宋辽金书坛 | 名家名作 | 相关文章

曾巩(1019—1083)


  字子固,建昌南丰(今属江西省)人。嘉祏二年(1057年)进士,官至中书舍人。以文章著名于世,后世称为“唐宋八大家”之一,有《元丰类稿》50卷行世,《宋史》有传。2009年11月23日北京保利秋拍之《尤伦斯夫妇藏重要中国书画》专场中曾巩书法作品《局事帖》以1.08亿元天价成交,创造了中国书法拍卖世界成交新纪录,同时创国内书法艺术品单件成交纪录,为世人瞩目。

  

  

  

  

  

  

曾巩《局事帖》 镜心 水墨纸本 29×38.2cm

介绍:
题识:局事多暇。动履禔福。去远海诲之益。忽忽三载之久。跧处穷徼。日迷汨于吏职之冗。固岂有乐意耶。去受代之期。难幸密迩。而替人寂然未闻。亦旦夕望望。果能遂逃旷弛。实自贤者之力。夏秋之交。道出府下。因以致谢左右。庶竟万一。余冀顺序珍重。前即召擢。偶便专此上问。不宜。巩再拜。运勾奉议无党乡贤。二十七日。谨启。
印文:曾巩再拜
鉴藏印:项元汴(1525-1590):项元汴印、墨林山人、项子京家珍藏、得密、项墨林鉴赏章、檇李项氏家宝玩
安歧(1683-1742):仪周鉴赏、翰墨林鉴定章
张珩(1915-1963):张珩私印
曾燠(1759-1830):盱江曾氏珍藏书画印
张文魁:涵卢鉴藏、张氏涵卢珍藏、张文魁
费念慈:(1855-1905):西蠡蕃定
王芑孙:(1755-1817):芑孙
何良俊(1506-1573):清森阁书画印
其它:源来、闻岳心赏、天泉阁、宫保、无恙
展览:比利时尤伦斯夫妇藏中国书画展,故宫博物院,2002年5月;
说明:此件作品是书写在宋代印刷书籍纸张的背面。
注:此帖中说:“跧处穷徼,日迷汩于吏职之冗”。又说:“去受代之期,虽云密迩,而替人寂然未闻”。那当然是在外任上所书。考曾氏曾通判越州(今逝江绍兴),后来又知福州,两处离汴京多很远,而且都近海边,都可以说是“穷徼”。据《乾隆福州志,卷三一,职官四》曾氏知福州在熙宁十月八日到任,——“以度知员外郎龙图阁知”。到次年(元丰元年)十二月,就由孙觉接任,可知本传中所谓“过阙,神宗召见,留判三班院”,就是在那一年,是没有满“受代之期”就去职的。因此我以为这封信该在通判越州任上所写。时间应在熙宁十年之前《绍兴府志》说他通判越州在元丰中,那是错误的)曾氏大约五十余岁。“运勾”当是“发运司管勾文字”的简称。无党不知何许人,待考。(徐邦达,选自《古代书画过眼要录——晋隋唐五代书法》)
著录:1.(清)吴升撰《大观录》卷四。
2.(清)佚名著《装饰偶记》卷六。
3.(清)安岐撰《墨缘汇观·法书》卷上。
4.(清)倪涛《六艺之一录》卷三九四。
5.徐邦达(1911-)撰《古书画过眼要录—晋隋唐五代宋书法》,第191页,湖南美术出版社,1987。
6.徐邦达(1911-)《徐邦达集》(卷二),第269页,紫禁城出版社,2005。
7.朱家溍编《历代著录法书目》,第266页,紫禁城出版社,1997。
8.郑银淑著《项元汴之书画收藏与艺术》,文史出版社(台湾)。
出版:《比利时尤伦斯夫妇藏中国书画选集》图版1,故宫博物院编,紫禁城出版社2002年4月第1版。
 
 
  市场行情: 
  2009-11-22 北京保利 估价: RMB 12,000,000-18,000,000 成交价: RMB:108640000 

【其他资料】

   《局事帖》书于印书纸背,仍能看出图书印刷的字痕,根据邦达先生《古书画过眼要录•津隋唐五代宋书法》一书考证。该帖为曾巩在通判越时任上所书信牍,时间应在熙宁十年(1077年)之前,曾氏约50余岁,书法结字修长,笔划清劲,为曾氏存世罕见的墨迹。

  此帖书于北宋印书纸背,细察之,为《三国志》刻本。宿白所著《唐宋时期的雕版印刷》一书在论述北宋时期雕版印刷的章节中指出宋真宗右文重儒,在藩邸时即令刊刻经史未有印板者,并引用南宋王应麟所编《玉海》之记述以佐证:“咸平三年(1000年)诏选官详校《三国志》、《晋书》、《唐书》……五年(1002年)校毕,送国子监镂板。”又 《玉海》第五十五卷《咸平赐三国志》条载:“(咸平)五年(1002年)四月乙亥,直秘阁黄夷简等上新印《三国志》……分赐亲王辅臣。” 可见,《三国志》最早的刻本为北宋咸平五年(1002年),而非南宋,且南宋翻刻北宋书板或南宋沿用北宋书板的情况亦有之。此外,《三国志》已作为宋真宗的重要赐品在亲王辅臣中收藏。

  此帖经徐邦达先生过眼,经考证,认为这是曾巩在通判越州任上所写。在《古书画过眼要录——晋隋唐五代宋书法》一书中,徐邦达刊出此帖,加以论述,其文如下:

  此帖中说:“跧处穷徼,日迷汩于吏职之冗”。又说:“去受代之期,虽云密迩,而替人寂然未闻”。那当然是在外任上所书。考曾氏曾通判越州(今逝江绍兴),后 来又知福州,两处离汴京多很远,而且都近海边,都可以说是“穷徼”。据《乾隆福州志,卷三一,职官四》曾氏知福州在熙宁十月八日到任,——“以度知员外郎 龙图阁知”。到次年(元丰元年)十二月,就由孙觉接任,可知本传中所谓“过阙,神宗召见,留判三班院”,就是在那一年,是没有满“受代之期”就去职的。因 此我以为这封信该在通判越州任上所写。时间应在熙宁十年之前《绍兴府志》说他通判越州在元丰中,那是错误的)曾氏大约五十余岁。“运勾”当是“发运司管勾文字”的简称。无党不知何许人,待考。

  《局事帖》入明为项元汴、何良俊所藏。帖中钤“项元汴印、墨林山人、项子京家珍藏、得密、项墨林鉴赏章、檇李项氏家宝玩”诸多项氏鉴藏印,足以证明为其珍爱之宝。项元汴没有留下著录,这位收藏巨擘一生富藏书画,当时法书名画大多归于其天籁阁。韩国学者郑银淑的《项元汴之书画收藏与艺术》为目前研究项元汴之收藏较为全面的一部专著,书中对传世的项元汴书画收藏作了详细的统计与研究,《局事帖》被确定为曾巩的传世墨迹收录其中。

  此帖清代已归于安岐,并著录在《墨缘汇观·法书》。之后,又经曾燠、王芑孙收藏。民国时,藏于著名鉴定家张珩及其家族。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出版的朱家溍编《历代著录法书目》,此帖亦定为曾巩的书法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