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等...

王南溟


    男,1962年生于上海。华东政法学院法律系毕业。现为职业艺术家、批评家兼独立策划人。长期从事传统书法的研究与实践,90年代初转向现代书法创作和当代艺术评论策划。作品多次参加海内外重要展览,并被大英博物馆等国内外机构和个人收藏。出版现代书法及中国书画理论著作多部。其装置艺术作品"字球组合"中,艺术家本人书写的一幅幅传统书法作品被揉成字球,堆积如山或随意摆布,意在批判和否定传统书法创作,让观众在震惊于书法家无意义重复劳动的同时,思考传统文化符号在新时期的再利用价值。

 

作品欣赏:[1] [2] [3]

相关评论 


我为什么要坚持现代书法

王南溟

  在我十余年现代书法历程中,一直是被传统阵营视为对立面的。从帖学向碑学转变、少字数变形书法、抽象表现--构成的"黑色系列"到行为--装置与"字球组合",这种与传统阵营的紧张关系随着我的现代书法的深入发展而无回旋余地,以至于我似乎成为书法最内部的敌人。书法将划进美术界,而它本身永远像规定的书法那样不能跨出其边界。而对我来说,这些年来所从事的工作正是对书法和美术边界的拆除。因为当代文化情境已从对某个现有结论的绝对服从到对该事物作"可能性"的研究,书法也无法脱离这种情境,否则,书法就无法被当工文化所讨论。

  神话思维仍然被大多数人所信赖,就是过于用混沌方式去对待它而不去分析它的内部结构,导致的结果是只会对书法作外部赞美和服从,以至书法只有神话史而不是语言史。所以,中国书法史是遵循神话方式制造出来的现角,而不是从形式语言中寻找到范式转换的线索。反对收法的现代主义进程的原因就在于这种神话思维的根深蒂固,书法只被所谓的"民族精神"--"道"等空洞说教悬挂起来。今天,当我们来反观日本的现代派书法和西方书写式抽象表现主义绘画时,我们正好看到了书法的近代化(早期浪漫主义、表现主义)和现代主义的各个形态。因为我们在日本的现代书法中看到了书法的变形,这种变形包括对字形的局部放大,字形的拉长和压扁及在章法上的错位、复叠等等;而在西方抽象表现主义绘画中,我们又看到了一旦某些笔触或者点画与文字书写分离而成为自射某介语言时,书法就在近代化和现代主义形态史上释放出它的可能性。用对应的表述法就是:书法的古典在中国,近代化的日本,现代主义在西方。今天的中国书法特别是现代派书法存在着日本化和西方化的倾向,这种倾向正好说了中国书法的当下处境。

  在一个国际化乃多元化的时代,我们已经无法仅仅将书法归入中国古典书法史中而不顾及当代艺术这个世界总体背景。我在《理解现代书法:书法向现代的和前卫艺术转型》(江苏教育出版社1994)中已经评述了书法在世界艺术范围内的不同形态变化和已在实验中呈现出来的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性却首先在日本和西方实现。今天当我们看到西方现代艺术史和日本现代派书法史中书写式抽象表现主义和变形书法时,不能不说是中国书法的遗憾。一个中国书法家的业绩在应当完成的时期没有完成,而又要在今天的第三世界文化现代化时期被动现代化。实际情况就是这样,日本现代派书法和西方书写式抽象表现主义是我们书法家新的参照系统,由于这个参照系统的介入,书法已不再是古典书法史的单线模式。

  至少,当代书法史要包罗进自现代化以来的种种书法变异状况,这种状况更应看成是书法在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情境中范式转型,而在后现代主义时期,这种书法问题变得越来越不确定和片断的飘浮。从一个书法形式的不断推演将书法转入一种物质并对这种物质进行分析乃至分解(这是文字材料与书法点线空间分层结构的本体论),到书法作为某种资源在利用中产生观念(这是当代艺术的方式),都是我们应讨论的问题。也因此而使书法的传统问题被转换为在国际交往过程中的中国当代艺术与书法资源这个大问题,在这个语境中,书法获得了它从未有过的"身份"。这个艺术"身份"宣告:由于中国书法家的参与,现代主义艺术更获得了书法性和观念艺术指向书法时的历史主义批判意识。正是这一点,我的现代书法工作仍在继续。

 

声明:本版图片由于无法得到作者授权,不作商业用途,如涉及侵权,请速与本站联系,我们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