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等...
 当代书坛 | 书法组织 | 书法人物 | 港澳 | 台湾 | 韩国 | 日本 | 更多

嵯峨天皇(786-842)


  嵯峨天皇是恒武天皇的儿子,平城天皇的弟弟。大同四年(809)嵯峨天皇即位,承和九年(842)驾崩。嵯峨天皇自幼好学,博览经史。诗文书法,皆称绝伦。
  在日本文化史上,嵯峨天皇的时代被称为弘仁时代。嵯峨天皇作为弘仁时代的最高权威,积极地推进新文化政策。他虽然未曾来过大唐帝国亲自感受盛唐文化的繁荣,但他对晋唐文化艺术的崇尚与倾倒,却是有口皆碑的。嵯峨天皇即位不久,即着手奖励兴办文教事业,设立藏人所,设置检非违使,制定弘仁格式,即改订律令,补充法典及实施细则。弘仁十年(819)下诏书令全面开展唐风化,于是,服饰、位记、宫廷诸门额等一切都改为唐风。可以说,弘仁时代,是中国文化备受推崇的年代。
  众所周知,唐代是中国古典诗歌的黄金时代。先有初唐四杰(卢照邻、骆宾王、王勃、杨炯)崛起,英姿逸发的天才诗人们锐意创新,改革文风;接着李白汲取楚辞和乐府的营养,创造了独特的浪漫主义的诗风;杜甫以其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远大的政治抱负和鲜明的时代色彩,成为我国文学史上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李白和杜甫是诗歌创作上划时代的两座高峰。盛唐时代又涌现出以孟浩然、王维为代表的山水田园诗派和边塞诗人高适,岑参和王昌龄。风气所及,日本朝野上下无不竟以学习中国诗文为荣。
  在诗文方面,奈良时代出现了日本最初的汉诗集——《怀风藻》。与此同时,集日本古代和歌之大成、被誉为“日本诗经”的《万叶集》也问世了,这是日本文学史上第一部优秀的抒情诗集。至平安时代初期,由于日本对中国文化的长期汲取和融合,开始结出丰硕的成果。嵯峨天皇的弘仁时代,出现了大量的汉文著作和以汉文形式编纂的书籍。
  贵族文坛完全沉浸在汉诗文的热潮之中。
  这个时期,《凌云集》、《文华秀丽集》、《经国集》三部敕撰的汉诗集相继应运而生,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嵯峨天皇在积极推动日本文化发展的同时,也使得日本书法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正由于他的推动,日本第一次书法高潮在平安初期得以形成。嵯峨天皇不仅是书法文化发展的倡导者,而且是一位身体力行的实践者,他在书法上有着极深的造诣,并且成就为书法史上著名的“平安三笔”之一。

  对于嵯峨书法,历史上早有定评。《日本记略》天长三年(826)三月十五日条能看到如下记述:“奉为柏原天皇。于西寺限七个日。说法华经。……其经太上天皇(嵯峨天皇)手迹也。紫震金字。玉轴绣帙。一有体有势。珠连星列。烂然满目。观人称曰。真圣。钟繇逸少犹未足”云云。记述的是嵯哦天皇为供养其父桓武天皇而书写的紫纸金字的《法华经》。此经被奉为无上神品,溢美之辞难于言表。空海在《遍照发挥性灵集》卷六中记:“鸾凤翔碧落而含象。龙螭游苍海以孕义。张王掷笔。钟蔡怀耻……”对天皇的赞誉更是难以复加。
  嵯峨天皇在位十四年后,将皇位禅让给三十八岁的胞弟淳和天皇,自己在离宫(嵯峨院)过着风雅淡泊的生活。《续日本后记》承和九年(824)七月十五日条记述着晚年的天皇对当时自己心境的描写:“无位无号诣山水以逍游,无事无为玩琴书以淡泊。”作为弘仁时代的一代天子,他个人的才华并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他对中国文化所采取的积极的推进政策,及对晋唐书风的热情崇尚和对空海大师的高度赞扬,对中日书法文化的交流所具有的重大推进之功。
  嵯峨天皇的传世之作,以《光定戒牒》、《哭澄上人诗》、《李峤杂咏残卷》最负盛名。

作品欣赏


《光定戒牒》 北睿山延历寺敕封秘藏

  《光定戒牒》是嵯峨天皇于弘仁十四年(823)为最澄的弟子光定(779—857)书写的受戒证明书。这幅宸翰将欧阳询的楷书和空海大师的行草书巧妙地交织在一起,体现了他对欧阳询书法的仰慕和空海书风对他的强烈影响。其书笔力遒劲,具有从容不迫的王者之风。天皇赐与光定戒牒一事,在《帝王编年记》和光定所著的《传述一心戒文》一书中均有记载。此卷现在北睿山延历寺敕封秘藏。据说使用的纸张与王羲之《丧乱帖》和光明皇后的《乐毅论》一样,是当时最珍贵的纵帘纸。

《哭澄上人》 弘仁十三年(822)纸本墨书 37.2×156cm 日本私人藏

  嵯峨天皇不仅是一位成就极大的书法家,还是历史上有名的诗人。《哭澄上人》诗不仅是其优秀的书法作品,又是其代表的诗作,同书法风格一样,他的诗风也是对唐诗文的继承和发扬。嵯峨天皇不仅仅注重于自己的诗文修养,更重要的是他对整个平安时代诗文的推动和普及。嵯峨天皇执政期间,致力于中国文化的引进,平安初期出现的著名诗文集《凌云集》、《文华秀丽集》都是嵯峨天皇亲自敕令編纂的。由于他的推动,迎来了汉文化的全面发展,汉文化占据了当时日本文化的主导地位,因此,这一时期被后世史家称为“国风黑暗时代”。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嵯峨天皇在诗文 上的贡献,同书法一样有着主要的历史地位。
  嵯峨天皇之所以能够以一国之君于书法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这不仅仅是因为其对书法技法的研练,更重要的是得力于他在佛教、诗词、文学等方面的全面修养。
  弘仁十三年(822)最澄大师于年初患病不起,嵯峨天皇挂念最澄的病情,曾以“和澄公卧病述怀之作”为题,赐与最澄一首诗,收录在《文华秀丽集》中。二月,御笔书赠最澄“传灯大法师位”的法号。最澄于六月四日圆寂,享年五十六岁。嵯峨天皇为悼念最澄大师,赐作五言律诗祭放在最澄的遗像前,这便是《哭澄上人诗》朕翰的由来。书风颇受空海大师的《真言七祖像赞》格调的影响,一气呵成的线条似乎表述着天皇对最澄的连绵情意。《帝王编年记》作如下记载:“大师入灭。春秋五十五。……帝赋御制哭大师。”另外,最澄的弟子光定在其著作《传述一心戒文》卷中记:“大皇帝赠哭澄上人六韵御书之诗。书于奇纸施与先师影前。”











《李峤百咏断简》平安时代 纸本墨书 26.1×13cm 京都阳明文库藏

  《李峤百咏断简》是嵯峨天皇书写唐人李峤的120首咏物诗集。 这件作品施墨敦厚、用笔劲健险绝、结体收放质朴自然 ,极得欧阳询书法之精髓。但嵯峨天皇在书法的学习上并没有墨守于欧风书法,而是注重于对多种书风的汲取,并能以自己全面的文化素养融汇贯通,这种艺术思想正是同空海的书法风格一脉相通。

  据日本《书道全集》第十一卷载:嵯峨天皇和空海在书法的学习和交流上有数十年比较亲近的交流,811年6月空海把从中国带回来的《刘希夷集》和《王昌龄诗格》奉献给天皇;同年8月又把唐德宗的真迹献给嵯峨天皇;812年6月又送了四 支狸毛笔给天皇等等。这些交往也从另一个角度明证了空海的书法对嵯峨天皇书法产生的直接影响,这些影响并非是空洞的,而都直接反映在他的书法作品之中。《光定戒牒》相对于《李峤百咏断简》则更具有代表性。

返回上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