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请稍等...
 人物简介 | 作品欣赏 | 网站留言 | 相关文章
徐渭(1521-1593)


《题墨葡萄诗》
浙江省博物馆藏

     中国古代佯狂的艺术家不少,可真正如荷兰的梵高那样发疯,生时寂寞,死后并为后人顶礼膜拜的大家实在不多——徐渭就是这样一个“可怜”的人物。

     徐渭,初字文清,改字文长,号天池山人、青藤居士,或署田水月,山阴(今浙江省绍兴)人。天资聪颖,二十岁考取山阴秀才,然而后来连应八次乡试都名落孙山,终身不得志于功名,“不得志与有司”。青年时还充满积极用世的进取精神,“自负才略,好奇计,谈兵多中”,孜孜于治国平天下的理想追求之中,并一度被兵部右侍郎兼佥都御史胡宗宪看中,于嘉靖37年(1558年)招至任浙、闽总督幕僚军师,徐渭对当时军事、政治和经济事务多有筹划,并参预过东南沿海的抗倭斗争。 他在诗文中热情地歌颂了抗倭爱国的英雄,曾为胡宗宪草《献白鹿表》,得到明世宗的极大赏识。本以为能施展抱负,但后来 胡宗宪被弹劾为严嵩同党,被逮自杀,徐渭深受刺激,一度发狂,精神失常,蓄意自杀,竟然先后九次自杀,自杀方式听之令人毛骨悚然,用利斧击破头颅,“血流被面,头骨皆折,揉之有声”,又曾“以利锥锥入两耳,深入寸许,竟不得死”。还怀疑其继室张氏不贞,居然杀死张氏,因之下狱,度过七年牢狱生活。 后为好友张元忭(明翰林修撰)营救出狱。出狱后已53岁,这时他才真正抛开仕途,四处游历,开始著书立说,写诗作画。晚年更是潦倒不堪,穷困交加。 常“忍饥月下独徘徊”,杜门谢客,其中只在张元汴去世时,去张家吊唁以外,几乎闭门不出, 最后在“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 的境遇中结束了一生。死前身边唯有一狗与之相伴,床上连一铺席子都没有,凄凄惨惨。命运的困蹇更激发了他的抑郁之气,加上天生不羁的艺术秉性,“放浪曲蘖,恣情山水”,一泄自己内心的情感,悲剧的一生造就了艺术的奇人。

     徐渭平素生活狂放,对权势不妩媚。当官的来求画,连一个字也难以得到。在当世凡前来求画者,须值徐渭经济匮乏时,这时若有上门求画者投以金帛,顷刻即能得之。若赶在他囊中未缺钱,那么你 就是给的再多,也难得一画。实在是一位性情中人。

     徐渭的写意花卉惊世骇俗,用笔狂放,笔墨淋漓,不拘形似,自成一家,创水墨写意画新风,与陈道复并称“青藤、白阳”,对后世的影响很大,历来被世人称道。当然他的才气还表现在戏曲的创作之中。他的杂剧《四声猿》曾得到汤显祖等人的称赞,在戏曲史上也占有一席之地。他的诗文书画处处弥漫着一股郁勃的不平之气和苍茫之感。

     徐渭的书法与沉闷的明代前期书坛对比显得格外突出。徐渭处于祝允明之后,他和祝允明一样学书的路子毫无例外是属于二王一脉,他倾慕王羲之的人品书艺,作为同乡人,他对王羲之的法帖心摹手追,但给他的影响最大的是宋人,其中取法最多的米芾。他在《书米南宫墨迹》一跋中激动地说:“阅米南宫书多矣,潇散爽逸,无过此帖,辟之朔漠万马,骅骝独见。”没有广泛的研习,是不会作出“潇散爽逸”的恰切评述,可见他对米芾的深悟透解。徐渭最擅长气势磅礴的狂草,但很难为常人能接受,笔墨恣肆,满纸狼藉,他对自己的书法极为自负,他自己认为“吾书第一,诗二,文三,画四”。又曾在《题自书一枝堂帖》中说:“高书不入俗眼,入俗眼者非高书。然此言亦可与知者道,难与俗人言也。”这也难怪,“知者”又有几许?

    徐渭死后二十年,“公安派”领袖人物袁宏道偶于友人陶望龄家翻到一本徐渭的诗文稿,“恶楮毛书,烟煤败黑,微有字形”。但在灯下读了几篇,不禁拍案叫绝,惊问此人是今人?还是古人?竟拉起陶望龄一起彻夜阅之,“读复叫,叫复读”,以致把童仆惊醒。而后袁宏道不遗余力地搜罗徐渭的文稿,研究徐渭,大力宣扬徐渭,认为徐渭诗文“一扫近代芜秽之气”,认为徐渭书法“笔意奔放如其诗,苍劲中姿媚跃出,在王雅宜、文征明之上”;又云“不论书法论书神,诚八法之散圣,字林之侠客也”(《书林藻鉴》)。袁宏道还写下中国古代文学史上著名的人物小传——《徐文长传》。可以说他是徐渭第一个知音者,而后来追随者不计其数,其中有八大山人朱耷、甘当“青藤门下牛马走”的郑板桥等,近代艺术大师齐白石在提到徐渭时曾说:“恨不生三百年前,为青藤磨墨理纸。”这足以说明徐渭对后人影响之深。  

    徐渭的寂寞真可以用他自己的一首《题墨葡萄诗》来概括:
   半生落魄已成翁,
   独立书斋啸晚风。
   笔底明珠无处卖,
   闲抛闲掷野藤中。

撰稿:刘有林

【作品欣赏】↑TOP
徐渭《女芙馆十咏》卷 纸本 行书 29.8×446.8cm。上海博物馆藏
徐渭《墓表赋》 纸本 163.7×43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徐渭《行草书天瓦庵诗卷》绫本 26.5×267.8cm 香港艺术馆虚白斋藏
徐渭《行草应制咏墨轴》纸本 352×102.6cm 苏州博物馆藏
徐渭《行草应制咏剑轴》纸本 352×102.6cm 苏州博物馆藏
徐渭《煎茶七类卷》 1592年 北京榮宝斎藏
徐渭《草书千字文》纸本,31.2×495cm 北京荣宝斋藏
徐渭《草书春园细雨七律诗轴》 纸本行草书 209.8×64.3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徐渭《草书杜甫怀西郭茅舍诗轴》 纸本 189.5×60.3cm 上海博物馆藏
徐渭《草书岑参诗轴》 纸本,353cm×104cm 西泠印社藏
徐渭《行书三江夜归诗轴》 两件 南京博物院及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徐渭《行草天产奇葩七言诗轴》 纸本188.9×46.8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徐渭《咏月词轴》 纸本 208×79cm 山西省博物馆藏
徐渭《行草书杜甫秋兴八首》册页 纸本 高25.3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徐渭《行书王维“待储光羲不至”五律诗轴》 纸本行书,227cm×105.2cm 浙江省博物馆藏
徐渭《行草书诗词卷》 纸本 29.2×442cm 上海博物馆藏
徐渭《草书诗轴》 纸本,行草书,纵123.4厘米,横59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徐渭《草书幻有知花四言诗轴》 纸本,中国美术馆藏。
徐渭《行书白燕诗轴》 纸本,264.1×73.5cm 浙江天一阁博物馆藏
徐渭《行书群望诗中堂》 纸本 纵349.5 横97.5厘米 青岛市博物馆藏
徐渭《草书白燕诗卷》 纵30厘米,横420.5厘米。绍兴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徐渭《草书李太白诗卷》 纸本草书 30×383cm 王已千旧藏
徐渭《行书手札》 纸本行书,台北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藏
徐渭《行书录杜甫诗二首扇面》 上海博物馆藏
行书烟云之兴
野秋千卷
徐渭《草书条幅》 184×69cm
行书七言联
题画跋语
墨葡萄[1][2]
更多绘画作品[1][2][3][4][5][6][7][8][9][10][11][12]

【拍卖精品】↑TOP
徐渭《行书五言诗轴》 纵131.5厘米、横56.5厘米
徐渭《行书立轴》 纸本 166×68cm
徐渭《行书七言诗扇面》 水墨金笺
徐渭《行草立轴》 纸本 123×35cm

【相关文章】↑TOP
袁宏道《徐文长传》
自为墓志铭
徐渭年表
书论精粹
常用印鉴

返回上一级